道教有一门“盗天之术”,据说学会以后三年就能发大财

网络  2023-10-09 11:46:22

道教有一门“盗天之术”据说学会以后三年就能发大财

茫茫人海,相识即有缘

民间修房盖屋,要请阴阳先生择日子,只所以这样,是害怕不巧砸坏了土地神的脑袋,今天讲的这个故事,讲就是土地神脑袋被人砸的事。

小道主持一座小土地庙的庙务,说是主持,其实庙里也就他一个道士。

近来小道发现一件让人纳闷不已的事情,庙里神龛前的长明灯,原来添一次油用七天,现在无缘无故只能用六天。当地民风淳朴,就是有个把小贼,也绝对不敢来庙里偷油。

想不出原由,小道决定暗地里查个究竟。

夜晚到亥初时分,小道打座已毕,却没如往常一样回到宿处,而是偷偷藏在了挂长明灯的大柱后面。

刚到子时,柱子前突然多了一个光脑袋的老头,只见老头脑袋上疤痕累累,不停地用长明灯里的香油往头上抹。

小道走出来一把抓住老头子,口里说道:“你是谁家的?怎敢用居士们的功德为自己疗伤?”

那老头也不挣扎,开口一句话就吓住了小道:“我就是你天天供奉的土地神呀!”

见到土地神现身,小道惊讶的差点说不出话来,不由的松开了手。可见老头满脑袋是伤,又充满了疑惑:“你是土地,是一个村的管理神,咋会落到这般田地?”

“李逊之家盖房挖地基,一镢头下来就把我的头打成这样!”土地回答。

小道知道李逊之家有良田百亩,骡马几十头,是方圆五十里内赫赫有名的富户。但因其品行不端,做下的欺男霸女恶事数不胜数,乡亲们对他恨的咬牙切齿,背地里称他“李孙子”。近日听说李逊之盖房子,请的是有名的阴阳先生,咋会择错日子呢?转念一想,也许阴阳先生是有意为之,借机消磨李逊之这个恶霸。

想到这里,小道问土地神:“李逊之家把你打伤的,你该找他的晦气呀?”

土地神回答:“李逊之家祖上积德很盛,我现在奈何不了他!”

小道知道:李逊之的祖父曾于大旱之年开仓放粮救人无数,其父亲斋僧济贫人称“李大善人”。

回头再看廊柱上的楹联“行善必昌,行善不昌,祖上积有余殃,殃尽则昌;行恶必灭,行恶不灭,祖上积有余德,德尽则灭”。说的一点都不错,只是不知道李逊之什么时候会糟蹋完祖上的阴德。

小道忍不住问:“那你什么时候能够奈何李逊之?”

“鲤鱼上东楼之日。”土地神答道。

“鲤鱼上东楼!”小道惊讶不已,鲤鱼啥时候才能上楼呀?

看到小道一脸不解的神情,土地神却再也不肯多说一句。小道知道这是天机,也不再问,任由老头用香油疗伤,只是从此再没有见过这个老头。

弹指十年,李逊之的儿子大婚。请的十几位厨师三天前就拉开了场子,各干其事。其中有专管炸鱼的厨子一个不留神,被李家的老猫叼走一条大鲤鱼,在众人喊打声中,老猫急不择路,一跃一窜上了东面的楼房。下面众人张慌之间,不提防打翻了油锅,火骤然而起,众人只有躲的功夫,没有救的余地,李逊之万贯家产倾刻间化为乌有。

从此,李逊之家境一日不如一日,最后一贫如洗,竟饿死在了讨饭路上。小道闻讯,想“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真是毫厘不爽!

道教认为盗天而无殃(出自《列子·天瑞》),也就是说,向天地宇宙偷东西,是不会有祸事的。

《阴符经》也说:“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三盗既宜,三才既安。”

所谓“盗天”,其实是说,包括人在内,天地万物是彼此一体的,同生于道的。正是在这样的一体性当中,天地万物的信息每天都在相互交换。我们的健康、财富,其实也仅仅是这样一个天地宇宙万事万物信息交换过程当中的小环节。就此而言,作为个体生命,我们其实已经从天地之间盗取了不少珍宝。

“向氏学盗”,这个故事记载于《列子》当中,我们现在就一起来看看吧。

一、向氏学盗

齐国的国氏非常富有,宋国的向氏非常贫穷。于是向氏从宋国到齐国向国氏请教致富之术。

国氏开门见山的告诉向氏:“我特别擅长偷东西,我偷东西一年全家够用,我偷东西两年家里富裕起来了,我偷第三年就成有钱人了,后来偷的东西太多了用不完,我就四处施舍困难群众。”

向氏听了之后大喜,自觉发现了发财致富之路。不过,他听进了国氏的为盗之言,却没有领会为盗之道。于是穿墙破室,眼看见的、手碰到的,没有不偷的。没多久,就因为偷窃获罪了,连他之前的财产都被没收了。

于是向氏就给国氏抱怨,国氏问他:“你偷的是什么啊?”向氏为国氏述说了自己的偷盗历程。

清朝康熙年间,江南小镇上有个叫吕大钟的人,家财万贯,只是财旺人不旺,代代单传。吕大钟焦急万分,抱孙心切,于是,当他的独生子吕人旺刚满十八岁时,他就给儿子娶了一妻二妾,期望未来的吕家能子孙满堂、人丁兴旺!

这天,吕人旺和镇上的几个秀才相约去县学拜会老师。不料,一直到了四更天,吕人旺还没有回来,吕大钟着急地起身去找儿子。

吕大钟一直找到了镇外。这镇外有一口大池塘,池塘的后面有一座关帝庙,庙门的缝隙里透出一丝灯光,细听,庙里有人声嚷嚷;再细听,那嚷嚷声里还夹着儿子的声音!吕大钟快步走过去,推开虚掩的庙门。只见里面杯盘狼藉,酒气冲天,几个秀才正热烈地谈论着什么。

吕大钟听了一阵,终于明白了:这几年全国发生了几十起骇人听闻的文字狱,弄得读书人人人自危。今天他们去县学拜会老师,又听到了新的噩耗:有个叫徐骏的江南文士,只因诗集中有“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两句,朝廷便认定其心存诽谤,被判了斩立决。从县城回来已是傍晚,他们买了酒菜来到关帝庙,先是趁着夜色焚香烧纸,遥祭冤死的文人,接着借酒浇愁。喝着喝着,有人提议:“既然清廷如此残暴,我们何不反了它!”也是酒壮人胆,大家群起响应。因起事需要财力支撑.而吕家是镇上的首富,所以就公推吕人旺为首领。

听到这里,吕大钟吓坏了,大喝一声:“住口!”秀才们吃了一惊,待看清是吕大钟,又都松了一口气。

吕大钟叹了一声,以自己的人生阅历和见识劝告他们:“刚刚灭亡的明朝,以一个国家的兵力、财力,尚且难以抵挡大清的虎狼之师,你们这几个文人想起事,那不是拿着鸡蛋碰石头吗?别让几杯酒烧昏了头!”

秀才们才不听他的,吕大钟只好伸手拉儿子:“咱们不要瞎掺和。钱财咱已经有了,等到儿孙绕膝,那才是天伦之乐呢!”

儿子推开他,吐出满嘴的酒气和豪言壮语:“别管我,与其屈辱地活着,不如壮烈地死去!”

吕大钟知道,这些文人一旦犯了犟脾气,那是十八头牛也拉不回来的。既然用强不行,那就智取吧。他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我说起事必败,你们说起事必成,无凭无据,争不出个结果来。既然这样,我们何不请教一下关老爷,看看他是什么态度。”

秀才们认定起事是正义之举,正义之举就一定会成功,也一定会得到神灵的庇护和支持,所以就说:“你就说怎样请教吧。”

吕大钟说:“周仓手里的大刀是铁制的,总有五六十斤吧?现在把它扔进池塘里,如果能在水面上漂浮一会儿,那就预示着起事成功,你们就放手去干;如果铁刀落水即沉,说明起事必败,你们就不要再提这事了!”

铁刀浮水,这不是骗三岁小孩的把戏吗?可这些秀才们竟然异口同声地说好。他们饱读史书,知道历史上的多次起事都是有些异兆的,比如陈胜吴广起事,就碰到了鱼肚藏书的异兆。既然鱼肚里可以藏书,铁刀怎么就不会浮水呢?

吕大钟暗自笑了,这群秀才是喝醉了酒,才弱智到相信铁刀可以浮水。他就是要利用他们醉酒这段时间,尽早让他们打消起事计划。

那时天已大亮,很多人来到了镇外。他们看见几个秀才把周仓的大刀抬到了池塘边,纷纷围上来,伸长了脖子瞧稀奇。

两个秀才抬起铁刀,同时撒手,铁刀就落进了水里,溅起一片水花。果不其然,铁刀入水即沉。吕大钟得意地笑着去拉儿子。

吕人旺又一次推开他:“拉我干什么?好好盯着水面!”

水面有什么好盯的?吕大钟刚想说,却再也张不开嘴了: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奇迹出现了,那把铁刀竟然浮了上来,漂在了水面上!

围观的人也都瞪大了眼睛。秀才们忍不住欢呼雀跃。他们把吕人旺抬起来抛得老高,大声喊道:“铁刀浮水,关老爷显灵,我们起事一定成功!”

那把铁刀就那样浮在水面上,足足有一袋烟的工夫,才又缓缓地沉下去。

吕大钟瘫坐在地上,喃喃道:“铁刀真能浮水,这是怎么回事啊!”

吕人旺却兴奋异常,把老爹拉了起来,说:“快给我们准备一笔银子,我们明天就要分头行动!”

不料,官府的动作比秀才们更快,当天下午县老爷就带人把吕人旺几个秀才给抓了起来。清朝当时对“谋反”二字最为敏感,鹰犬遍布各地,时刻监视着可疑动向。铁刀浮水那样大的动静,自然很快就被人报到了官府。

眼见儿子被押上囚车,吕大钟跌跌撞撞地奔过来,“扑通”跪在县老爷的面前,双手抓挠着自己的胸口说:“县老爷,这事不能怪我儿子,铁刀浮水,全怪我呀!”

县老爷饶有兴致地问:“你能让铁刀浮水?”吕大钟连连点头:“不是我能让铁刀浮水,而是铁刀浮水与我有关!”然后不管不顾地说出了其中的惊天秘密。

吕大钟年轻时家里很穷,他一直幻想有一天能发家致富,儿孙满堂。到了四十岁时,机会终于来了。吕大钟结识了一个富商,他假意邀商人到家里做客,却在酒里下了药,然后将昏睡的商人绑了石头,沉进关帝庙前的这口池塘里。商人留下的钱财,被他拿来买田地开店铺,渐渐就成了小镇的富户。富起来的吕大钟也想娶上三妻四妾,繁衍一群儿子,可惜谋杀商人那次被吓破了胆,就此失去了生育能力,因此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

昨天晚上,为断了儿子起事的念头,吕大钟才想了这么个馊主意。按照常理,铁刀是不会浮水的。可他那会儿忘了,水下有一个冤魂,有一个屈死鬼!那屈死鬼使尽全力,双手托举,铁刀能不浮水吗?

听到这里,正巧有一阵北风吹过,县老爷也觉得毛骨悚然,问:“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吕大钟说:“都是真的,我对那商人谋财害命,那屈死鬼要我断子绝孙!这事情瞒得了人,却瞒不过神,关老爷看得清清楚楚。事到如今,我心里堵得难受,再不敢隐瞒,原原本本全部坦白,该打该杀全凭县老爷做主,只求你放了我儿子。”

县老爷却说:“空口无凭,不好定罪。等找到证据再说。”说罢就调来一些官兵挖沟放水,池塘里的水越来越少,最后在塘底的西南角果然露出了一具骸骨。

围观的人们一齐惊呼,关老爷果然灵验,铁刀浮水,原来是要为这屈死鬼报仇!县老爷这才吩咐手下拿下吕大钟,签字画押。

然而,池塘里的水被放尽以后,又一个奇迹出现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早晨扔下的铁刀,原来不偏不倚地落在一只乌龟的脊背上!

看到这些,县老爷突然放声大笑起来,指着那只乌龟说:“大家都看到了吧,这磨盘大的乌龟,足可以驮起百斤重物。也就是说,所谓的铁刀浮水,并不是冤魂托举,更不是关老爷显灵,而是这只乌龟所为!吕大钟之所以坦白交代,一是他做贼心虚,二是他救子心切罢了!因此本官奉劝大家,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至于吕人旺这帮秀才,既然有了反叛朝廷的举动,那是谁也救不了的。”

吕家父子被先后正法,他这一门单传的香火算是彻底熄灭了。

国氏听完以后,叹气说道:“哎!你偏离为盗之道也太远了吧?现在我告诉你。我听说天有时,地有利。我盗天地的时利,云雨的滋润,山川孕育万物,使得我的禾苗庄稼生长,筑我的墙,建我的房屋。陆地上我盗禽兽,水里我盗得鱼鳖。没有一样不是盗得的啊!所有庄稼、土地树木、禽兽、鱼鳖,都是天地所生,哪个是我的啊?但是我盗天的东西,没有祸殃;而金玉珍宝、谷物、锦缎财物,是别人聚集的,不是天所拥有的!你因盗这些东西获罪,有啥好埋怨的呢?”

这一番话让向氏脑袋很迷糊,觉得这人又要骗我了,于是去请教东郭先生。东郭先生说:“你全身的东西都是偷的啊!偷窃阴阳之气来成就你的性命,完善你的体型。更何况这些身外之物,哪一样不是偷来的了?诚然天地万物是不能分开,但认为它们是自己的,这是糊涂啊!国氏是向天地公开行窃,谁也不能给他定罪,而你是去盗窃他者的私人财产,把所以被问罪。认为有公私之别,是偷盗,认为没有公私之别,也是偷盗。虽说如此,不过天地间公私分明,如果可以辨别公私,那么我问你,究竟是谁盗贼?谁不是盗贼?”

二、故事点评

这个故事首先有一个表层寓意:道教文化提倡道法自然、顺时而为,这样就可以让我们从天地间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只专注于别人的东西。毕竟公家是公家,私人是私人,明辨公私,是为天地之理。

但是,其中更为深刻寓意在于:

天地人三才,人居其中,得天地阴阳之气秉于一身,可谓天地间的第一盗贼,极其富足。

比如我们玄门道众,能够得众神护佑,能够阅读万卷仙经,能够以此来成就自我,渐入仙宗,越升成道。其实,从进入道门的那一刻起,我们便已经盗取了天地的枢机:成仙之道。

拥有这样一笔隐形的生命财富,难道还要天天哭穷吗?

唯一的问题在于,我们能否将这笔财富变现,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地精进,不断地努力。祖师神明慈悲,已经将一座金山银矿(《道藏》)搬给了我们,我们剩下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原材料锻造成为宝石:健康、智慧和富足。

如果我们能够在盗取天地枢机的过程当中有所成就,如果我们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让自己的生命越来越健康、越来越智慧、越来越富足——财富多到自己都用不完,那应该怎么办呢?这个时候就如故事当中的国氏所言,应该向全社会进行布施和救度了。

所以《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才会强调:“仙道贵生,无量度人”,为什么?因为我们能够进入玄门,本身就已经盗取了天地枢机,掌握了巨大的财富,理应多多布施,多多救度。

你要明白,你的所有的财富,都只是天地间万事万物信息交流过程当中的一个环节,是你从天地宇宙当中暂时偷来的。

世界上的一些顶级大富翁(不方便点名,有兴趣的朋友自己去查),就很明白这个道理,他自己曾说过,他个人只不过是社会整体财富的一个中转站:“任何上百万的财富都有回报社会的责任”——可谓振聋发聩。

三、附录原文

齐之国氏大富,宋之向氏大贫;自宋之齐,请其术。国氏告之曰:“吾善为盗。始吾为盗也,一年而给,二年而足,三年大壤。自此以往,施及州闾。”

向氏大喜,喻其为盗之言,而不喻其为盗之道,遂踰垣凿室,手目所及,亡不探也。未及时,以赃获罪,没其先居之财。

大道至简,是宇宙万物发展之规律,是中华文化之精髓,是中华道家哲学,是大道理极其简单,简单到一两句话就能说明白。所谓“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万物之始,大道至简,衍化至繁”出自老子的《道德经》。大道至简,不仅被哲学流派道家、儒家等所重视,也是人生在世的生活境界。

大道至简,大道无形,大道无法,这是一种大道自然、返朴归真的高级功态。在这种清净无为、忘我无私、天人合一的状态中,不求长功,功力自然上长;不求治病,身心自然调整;不求功能,功能自然显现;你不求大小周天,百脉自然畅通,最深刻的真理是最简单最普通的真理。把最复杂的变成最简单的,才是最高明的。最伟大的人仅仅因为简单才显得崇高。

大道至简,人生亦简。开悟,深奥了就简单,简单了才深奥,从看山是山,到看山是山,境界不一样,从简单到复杂,再从复杂到简单,就是升华。生活的意义在于简单,人修炼到一定程度,会淡泊一些事,会简单,你可以理解别人,但别人不一定理解你,其实人不在理解,在认同。

精于心,简于形。拷问灵魂这是人的终极问题,简不仅是一种至美,也是一种能力、一种境界。看透了不说透,高境界;朦胧地看,心透 ;透非透、 知未知 ,故意不看透,才是透彻;知道世事看不透,就是透,透彻后的不透彻,明白后的不明白,难得糊涂是真境界。

“大道至简”是做人的智慧,做人做事要将一件复杂的事情化为简单,那是需要智慧的。将繁杂的事情回归到简单,要有智慧、能力,也要有决心。有智慧的人都喜欢大道至简,因此,功和利,不可趋之若鹜;名和财,不可为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