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祝由医疗研究之疑难与新方向

道家祝由术  2023-09-18 17:32:14

当前祝由医疗研究之疑难与新方向

一、近代医疗体系中消失的祝由

什么是祝由呢?祝由,即以念咒祝祷的方式进行治疗。

祝由一词,首见于《素问?移精变气论》:「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

历来对祝由一词的解释,主要有两种:一是通过祷告说明病因来治愈病人;另一种则是主张其义为断绝患病的根由。总之,医者透过「祝」即可治愈病人,不需吃药或针灸其它等医疗手段。

祝由,有禁咒、禁术、禁架、禁法、符禁、祝禁、越方等别称。葛洪《抱朴子》云:「吴越有禁咒之法」,在《后汉书?徐登传》中提到「赵炳,字公阿,东阳人,能为越方……但行禁架,所疗皆除。」批注曰:「越方,善禁咒也」、「禁架即禁术也」。由这些不同的名称与记载中,可以知道「禁」本来是中国南方特有的法术或技术,除了医疗之外,控制人或动物的行动、魔法幻术等也都被视为禁术。施行方法则有念咒(如咒禁、祝禁)或是书符(符禁)。

现代医疗体系对这一套疗法基本上并不认同,现代人所编的辞典中,祝由甚至被解释为是一种「以祷告、符咒治病的迷信骗人之术」。

由于是一种「迷信骗人之术」,所以许多中医典籍在重新印刷出版时,往往都会删掉与它相关的内容,中医教材论及中医发展史时基本上也不再提到祝由医疗之术。例如近年新编的各高等教育学校所用中医学教材《基础中医学》、《中医学基础》中,便全无一字提及祝由疗法。

但在古代,祝由其实是正统医疗方式的一种,并被纳入国家医疗体系中予以管辖和传授技术。

在传统医疗行为中,祝由也非常重要且普遍。常用于疟疾、妇产、小儿夜啼、眼疾、虫伤等方面,其疗效也多有记载。从早期医籍《五十二病方》《黄帝内经》《诸病源候论》以降,历代医着都对禁咒术治病有不同程度的论述。唐代医家,号称医王的孙思邈在其著作《千金翼方》中还专门用两卷来论述禁咒之术。

禁的内容涉及禁戒、斋戒和禁忌。禁戒即对施术人提出各种行为规范,包括「五戒、十善、八忌、四归」等要求,斋戒则是人们在请神之前清洁身心,戒慎行为,以表示对神明的尊敬之意。咒语部分,大致可分为四类,即威摄性咒语、祈使警告性咒语、骂詈性咒语和解释病因性咒语。其中也有符,与禁、咒结合在一起,多为避邪、威摄性的符。

二、古代正统医疗体系中祝由的地位

1.医学经典中的祝由疗法

(一)马王堆汉墓医籍

马王堆所出的医学典籍,反映了先秦以至汉初的医疗知识技术。其中《五十二病方》、《杂疗方》、《养生方》、《杂禁方》等医书中即有不少采用了祝由疗法,从这些医方中可以看出当时祝由医疗的应用疾病、医疗方式,及祝诵咒语的特色。

(二)肘后方

原本为晋人葛洪所作的《肘后救卒方》。后来经过陶弘景、杨用道增补,即为现今的《肘后备急方》。

《肘后方》类似于今日的居家备用医药手册,使用的药物都是当时便宜易得的药材,祝由咒禁之方也多半简单易行。但是从其中提及存思、闭气等功法,以及需受禁法否则行禁无验等说法来看,祝由咒禁之术似有一定的传承途径,并不是什么人随便施行都会有效。

(三)千金翼方?禁经

唐初著名医学家孙思邈所著的《千金翼方》,书末两卷〈禁经〉堪称中国医学史早期祝由咒禁医疗的重要著作。孙思邈采集当时「其文零迭,不成卷轴。纵令有者,不过三章两章。既不专精,探其至赜,终为难备」[7],零散而缺乏系统的少数禁术著作进行整理。除了以咒禁治疗各种疾病的医方,更记载了咒禁的施行戒律、禁忌、受禁法、掌诀等规则。

除了〈禁经〉记载祝由咒禁之术外,在《千金翼方》、《备急千金要方》中也有不少疾病的祝由咒禁医疗方法,如瘟疫、癫狂、齿病等。孙思邈自称「斯之一法,体是神秘。详其辞采,不近人情,故不可得推而晓也。但按法施行,功效出于意表。」可见他虽然不能理解祝由禁咒医疗的原理,但是曾经体验过这种疗法的奇效,因此刻意收集,避免这种技术零散失落。

(四)外台秘要

唐人王焘所撰。王焘汇集了唐初及唐代以前的医学著作,从理论及医方两个方向进行整理。由于王焘编辑时详细标注来源出处,对于唐代以前的医学成果和数据保存有极大贡献。

此书收集了许多六朝以至隋唐的祝由禁咒医方,和〈禁经〉同是早期祝由禁咒医疗的总集。

(五)圣济总录

本书是宋徽宗时代由皇帝召集编纂,搜集民间所献及皇室秘藏的所有医方进行整理。除了承袭前代医学理论之外,也对当时的医家理论加以论述,反映了北宋时代的医学水平。

《圣济总录》分为六十六门,其中有〈符禁门〉三卷。内容主要承袭自《千金翼方》〈禁经〉,但又搜录进大量的道教符咒,显示出北宋时期祝由禁咒医疗的特色。

(六)普济方

此书是由明成祖第五子周成王主持编纂。除了收录明初以前各家方书之外,亦由fo经、道藏、史传中辑录资料,内容十分丰富。其中卷二六九至卷二七一为符禁门,对于理解祝由咒禁医疗在宋元的发展很有益处。

(七)轩辕碑记医学祝由十三科

元明两代太医院将疾病分作十三个专科,如诸风、眼目、胎产、伤寒等。《轩辕碑记医学祝由十三科》采取了此种分类,记载十三科中各种疑难杂症的祝由咒禁治疗方法,可说是历代祝由咒禁疗法之大全。比较特别的是其中的「书禁科」,主治驱鬼、辟毒、鎭邪,显示禁术在此时被认为是祝由法的一种,专门克制邪毒鬼怪的病症。

2.官方医疗体制中的祝由

在《周礼》中,将医生分为四种:食医、疾医、疡医、兽医,其中专治肿疡、溃疡、金疡、折疡等外伤的疡医需通晓「祝、药、劀、杀」等技术。《周礼》所载虽然可能不是正式实行的官制,由此仍可见当时在外伤治疗处理上,祝由医疗相当受到重视。

隋代太医署辖下有祝禁博士,而非将其划归太卜署管辖。显示祝禁与医药、按摩都被视为正规医疗方法,而不是占卜、巫术一类的超自然力量。

唐代太医署亦设有咒禁科,「太医令掌医疗之法。丞为之贰。其属有四,曰:医师、针师、按摩师、禁咒师。皆有博士以教之。其考试登用,如国子之法。……咒禁博士一人(从九品下),咒禁师二人,咒禁工八人,咒禁生十人。咒禁博士掌教咒禁生以咒禁,除邪魅之为厉者。」

唐代咒禁科主要是医疗当时被判定为受到邪魅作祟的病患。《唐六典》对咒禁术法施行与传授亦加以记载,「有道禁出于山居方术之士,有禁咒出于释氏,以五法神之,一曰存思、二曰禹步、三曰营目,四曰掌诀、五曰手印,皆先禁食荤血斋戒,于坛场受焉。」

宋代太医局将医学分为九科,其中有金镞兼书禁科。由「金镞兼书禁」这个名称,可知当时的祝由咒禁已多采用书符之法,而且常应用在箭镞刀兵等外伤医疗方面。

元代将太医院分为十三科,其中设有祝由书禁科。虽然「祝由」「咒禁」各有其涵义,但因为表现于外的施行方法主要是喃喃祝祷念咒,所以逐渐被视为同类型的医疗方法。

到了明代,太医院的十三科中,职司祝由咒禁医疗的医科便称为祝由科了。因为在医学观念上,祝由等同于禁咒,因此在明代医书《类经》中解释祝由:「祝由者,即符咒禁禳之法。」

明中期将太医院医科重整时,才取消了祝由科,此后国家医疗体系中便不再设置。但是祝由禁咒医疗并未消失,迄今仍广泛保留在民间与宗教医疗之中。

三、当前的咒禁祝由医疗研究

目前对祝由咒禁医疗的研究,还是个尚乏开发的新领域,海峡两岸的成果都不算太多。仅有的一些,笔者试着将之分为以下几类:

1.概念式的介绍,多见于中国医学史的论述。

基于现今崇尚科学的社会风气,研究者多半如前文所述,会将祝由咒禁医疗斥为迷信。如何人豪即谓祝由是民智未开时,巫师假藉神秘的咒语、仪式来唬弄患者的假医疗。

也有些人认为祝由咒禁就是古代巫觋使用的巫术的一种,透过病人对巫术力量的信仰而达成疗效,即所谓的心理疗法,这也是目前对祝由咒禁医疗「何以有效」的主流解释观点。

也有把从符咒治病到气功、术数、赶尸,甚至巫婆神汉玩弄的如下油锅、杀鬼见血一类的把戏,一概称为「祝由科」的。或责其为愚昧的封建迷信,或称赞那是尚未获得重视的中国文化精髓,如周世明便认为祝由是可媲美四大发明的重要文化,其原理可以运用到哲学和现代科学的绝大多数学科上,因此应该正确地研究、应用和传播祝由文化等等。其言虽甚为推崇祝由,文中却屡屡将祝由与术数相提并论,如谈祝由「是讲能量运动变化规律的」,和阴阳、五行、八卦原理互通等等,正可以显示现在「祝由」观念的驳杂和混淆。

2.望文生义的比附解释。

现代中医研究者很多是由西医的角度对传统中医进行模拟解读,或是互相脚注。如范冀湘认为移精变气法(即祝由)又称移情易性法,是让患者转移注意力以忘却病痛的心理疗法。岳云则将祝由解释为是一种语言开导法,分析病因、探病之本,实际上是起到精神治疗的效果。

由他们的解释即可以看出,他们对祝由疗法并不了解,而是试图用现代西方心理治疗的理论,勉强解释存在于传统中医里的祝由现象。

3.道教与祝由禁咒医疗的关系,多见于道教史与道教医学史论述。

由于祝由咒禁在施行上有许多程序和禁忌,如存思、禹步、掌诀、务求清净、忌见死尸生产等,与道教术仪密切相关。基于这个缘故,以道教研究出发的学者对于禁术的各种术仪与道教的关系作进一步的研究讨论。

如认为禁术「乃道家运用咒语、步态、印诀、存想、闭气等方法,运用于所禁对象而制伏之」、「禁术又称禁法。禁有禁止、禁锢、遏制之意。道教认为用此可遏制鬼物、毒虫猛兽和驱治疾疫」、「禁术可大别为气禁、咒禁两类」。或认为禁术之核心元素在于气(或炁),是「以咒语、内炁施于对象使之产生变化的方术」。

马柏英则认为祝由是巫咸、苗术等用祝术治病的方法。又指出道教医学发展了祝禁术,道教行禁以练气、行气之功底为依据、可称为气禁法,为气功术。所以将祝由咒禁归类于道教医学,或是道教法术与巫术的合流。

此外,亦有研究祝由咒禁医疗与道教传播问题的学者,如张寅成《古代东亚世界的咒禁师》即论咒禁疗法与道教传播至日本之间的关系。

4.对祝由、禁咒来源的探讨。

祝由咒禁之术的由来,其研究主要分为两大类。

一是以语言文字学的方法进行讨论,如李建民对「禁架」的称呼进行考据,认为自古越语而来。而《禁经》中即对禁术流传之控制的「禁」之涵义,乃是指禁法的授受,有着禁止任意流传散布而维持秘密性的规则,这也影响到施术是否灵验。王钊与贾鸿宝认为「祝由」就是《说文解字》里的「祝(示留)」或「祝(示由)」,是个同义复词,也就是古代医巫未分时透过祝祷念咒治疗疾病的方法。王辉则从古文字学的角度认为所谓「祝由」是「祝古」的讹传,祝古也就是「祝辜」,是诅咒病魔,而不是讲述致病的缘由。相反的,李家浩则认为马王堆帛书整理小组把其中的「古」字读为辜磔之「辜」是错误的读法,应当释读为祝由之「由」,那几篇医方实则为祝由方。

二是认为祝由主要来自于原始巫术,如袁玮认为祝由是原始时代物资不丰,又对疾病缺乏足够认识时,使用语言为主并辅以一定手段的驱除病魔法;魏晋后与道教结合,也是道教传播信仰的一大助力,fo教亦有禁咒法传入我国。邢玉瑞认为祝由之本源,实际上是古代的巫术治病。原始人对神秘力量的信仰,犹如现代人对科学的信仰,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用祝由方法治病,可能是当时最常用、最使人信服而且确有疗效的一种治疗手段。于赓哲则认为医学和祝由都源于巫术,后来虽说上层精英中逐渐有了将医与巫分离的思想,但在民间仍不明显,直到唐朝都尚未实现真正的「医巫分离」,医与巫的关系呈现平行发展的样态。

5.对祝由咒禁医疗作用上的研究。

对于祝由咒禁医疗如何发挥作用,最普遍的看法是心理疗效,此外祝由治疗时所搭配的药物及手法等也同样能达到治病的效果。

祝由何以有效,现在主流的看法是心理或精神效果。透过施术者满怀信心、或威吓或祈求的咒语,病人可以得到疾病得救的精神安慰和心理暗示,从而使病情好转。如张丽君认为医祝是先运用禹步以导引运气,以自己阴阳调适的精神来牵引、改变病人的精神气血,再加上充满信心和魄力的祝词咒语,让病人得到心灵安慰和鼓舞,增强战胜疾病的信心,这就是所谓的「移精变气」。

邢玉瑞亦认为祝由是通过心理暗示以增强患者的信心的治疗法,《内经》的祝由疗法尽管在基本原理上承袭了原始的祝由术,但它已基本脱离原始巫术,而更多心理治疗的内容,因而更具有科学性。

曹圣洙则透过十八世纪的苏州的文献,发现祝由医疗在当地被视为一种治疗情感失衡或精神疾病的世俗疗法,人们藉此反思自己的行为或平衡情绪,因此也是以心理治疗的功效为主。

金丽也认为祝由是一种转移注意力、改善病患的精神状态以达到治病效果的原始心理疗法。她特别指出祝由和伪科学与反科学的本质不同,应当放入历史脉络中加以理解。祝由法在当时并非是种骗人之术,因为医病双方都相信并期望如此可以治疗疾病,也的确可以取得成效。

不过,也有人反对祝由主要是心理疗法的说法。例如廖育群分析了咒禁疗法的形式,认为其与心理疗法的本质不同,因为咒语的对象不是患者,而是致病的因素本身,如毒蛇、鬼怪等。咒语内容则是要求获得力量以镇摄受禁对象,这种治疗的作用范围主要是针对疮肿等各类躯体疾病,而不是见鬼之类的精神疾病。因此认为咒禁的咒语并不含有现代心理治疗的成分,而作用方式是「气」与「语言」的作用与力量的转移。

有些研究虽然也认同祝由的心理治疗效果,但更强调祝由施行时搭配的药物和手法在治疗上的功效。如袁玮认为祝由术往往配合方药疗法、物理疗法、导引气功及其它体育疗法,这些是祝由取效的基本原因。

孔晓明对古代医典中的祝由理论进行概括整理后,也将祝由的作用机制归纳为:以「胜法」胜其病邪、禳辟邪魅以归揖正气、扶正人之精气以辟邪毒、伪托祝由之名,实为他效(如药理)、解惑安神的心理疗效。

此外,也有对祝由活动本身进行观察的研究。如曾文俊从历史角度介绍祝由咒禁医疗的传衍。祝由咒禁医疗在古代曾相当受到重视,且对外科疮疡与病因不明之疾患尤见疗效。其发展与道教、fo教文化有密切关系,且在隋唐达于巅峰,即使在明代官方废止此科后,此种疗法仍在民间流行且迄今犹存。

还有一些是对医学史上祝由疗法的作用做分析的。如黄镇国以《千金翼方》的《禁经》为中心,分析《禁经》中的施行手段,认为禁术施行时,施术者透过种种仪式行为以建立象征效果,以相信可以成功发生禁制的作用。

于赓哲则研究唐代前后的祝由咒禁医疗发展和施用情况,发现咒禁术在中古时代的退缩体现在施用者规模的收缩与固定、适用疾病范围的缩小等方面,一些主流医学家已经表示了对咒禁术的否定。但是,民间基层社会中(包括部分医人)仍然存在对禁咒术的迷信,面对当时医学水平难以应对的某些疾病时,咒禁、符印疗法仍然有市场。

6.现今的祝由咒禁医疗

时至今日,民间的祝由咒禁医疗依然未消失痕迹。在台湾,各寺miao、宫观为民众收惊、驱邪、治疗,民众去miao里求香灰、符水、大悲水以治病,都是相当常见的事情。

但对这些现象,正式的研究调查报告还很有限,大陆医学界几乎尚无论文述及,台湾亦不多见。少数研究,如朱耀光对台湾法师公天和门的符箓疗法进行田野考察,讨论符箓信仰的传承、信仰者对其基本教义戒条内容的体会以及符箓道法的传习过程与其仪式内在意涵。并针对符箓的样式与咒语进行分析,以医疗案例试论符箓疗法所涉及的祝由文化思维。作者认为符箓疗法并非排斥理性的药物或中西医疗法、仅充满迷信的宗教信仰行为;信仰或求治者有一套兼具台湾民间信仰与道教思维的信仰模式,就是重视天理因果与宇宙自然法则。而符箓疗法的疗效,除了配合所使用的药物药理作用外,心理学上的暗示与医学的安慰剂效应、气功研究成果中的「气功态」理论、符箓中一些特殊文字具有神秘的「文字信息」,都可能是符箓疗效的来源。此外,符箓信仰文化提供了符箓信仰者或是求治者安顿身心的空间,可能都是符箓信仰至今仍存在社会当中的缘故。

四、当前研究的疑难与新方向

由笔者在上文的整理,读者即可发现有几个存在的大问题:

一,过去对祝由咒禁医疗所作的研究,虽各有重点,但大都只是介绍、概述性质,缺乏深度。

二,对巫与祝的区分混淆不清。祝由,在现代医疗体系中之所以不受重视,是因被视为巫术;即使是研究者,大抵也将祝由咒禁视为一种巫术治疗。实则在古人眼中,这两者虽有关联却并非同一事物。以《周礼?春官》考之,巫与祝分明就是两种官、两类人:

大祝,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小祝,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丧祝: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甸祝: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徒四人。

诅祝: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徒四人。

司巫:中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胥一人,徒十人。

男巫,无数;女巫,无数;其师,中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说文解字》云:「祝,祭主赞辞者」,也就是在祭祀时念颂文祷告的人。其工作是靠语言来祈福,也可以诅咒。祝由咒禁医疗的本质,便是透过语言祝说来治病。

相对来说,《说文解字》对巫的解释为:「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又说:「觋,能齐肃事神明者,在男曰觋,在女曰巫。」换言之,巫觋是侍奉神明、跳舞降神的人。虽然巫在降神时可能也会念咒语,但主要用途是求神下降附身。巫也会治病,但其方法也是靠祈神、降神、与鬼神沟通。

所以段玉裁《说文解字注》明白说道:「周礼,祝与巫分职,二者虽相须为用,不得以祝释巫也。」意即祝和巫都在祭祀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不可混为一谈。可惜现在大家基本上都相混了,所以常以祝由为巫术而鄙弃之,或用巫术来解释祝由。

三,研究者的关注点往往仅偏重一隅。如研究中医史、科学史的,多半只是对此一语带过,或是斥为不科学的巫术。研究道教史的,只集中研究祝由咒禁与道教术仪之间的关系;专门研究者则或专注于祝由咒禁医疗的形式表现,或着重于其历史衍变,或致力探索为何至今仍有人相信此种疗法,大抵都是只攻一端,不及其余,也忽略了彼此的相关性。

针对以上各种疑难或弊端,笔者则认为现今除了要对「祝」有正确认识之外,还应对祝由咒禁医疗应进行多方面的探讨。既要梳理其历史发展,也要进行医学史、社会史、科学史的交叉考察。

例如,早期祝由咒禁医疗仅使用咒语和简单的手势、道具或药物,如在《五十二病方》中,魃症以祝由方法治疗,其它病症则有祝由疗法与药物疗法,常是既列祝由方,又列药物方。如漆题七方中药物方四,祝由方三。又或是祝由与方药合用,这类可分为两种:一是祝药同用,一是先祝后药。如癞题中有一法即是「在祝由后,『饮药,其药曰阴干黄牛胆』」。此外还会配合按摩、沐浴等手段,还有「磨」「扫」等手法的记载。

到唐代以后,祝由疗法又逐渐加入符咒,到了《轩辕碑记医学祝由十三科》时已是咒、符、药综合并用了。例如治喉咙痛,先向轩辕老祖祝祷,说明病由,再书「(尚食乙)(尚食欺)(尚食星)」三字,与薄荷汤同服。

这样的发展变化是否有医学史上的意义?我认为是有的。

例如用药一事,祝由咒禁医疗者是如何选择咒语和药物搭配以治疗疾病的?现今有许多中医研究者认为搭配的药物本身即有疗效,如治火眼目痛用黄连汤、治刀伤用血竭草捣和纸灰同搽,所用药物黄连清热解毒、血竭止血生肌,本来就是对症的药,祝由咒禁的咒语和仪式只是用来唬弄患者,或是心理疗法般增加治愈的信心。

伪托祝由之名,实为他效。古代其实已有此说,如《续医说?卷三?辨惑?祝由科》说:「丹溪谓之移精变气祝说病由而已,可治小病;若内有虚邪,外有实邪,当用正大之法。然符水惟膈上热痰,一呷凉水,胃热得之,岂不清快,亦可取效。」《韩氏医通?卷下?悬壶医案章第六》说到痛风曰:「治殊方白虎历节风,久卧,尚巫而不能药者,以霞天膏和白芥子末作墨书字,入水,顿服一缶,吐利交作,去胶涎臭汁数斗而起。谓予之符水有神。因思古有祝由科,全赖巫觋,莫亦仁人出奇以活人,而遂失真者耶?」都认为真正的疗效并不在符水上,而是另有原因的。

是否真是如此呢?却也未必。因为药也可能只是药引,或者药物本身虽有疗效可是效果并不强,搭配咒语确实可以让患者迅速痊愈(较之单用药物而言),若不进行医学层面的研究,终究难以厘清这个问题。

从社会史的角度来观察祝由咒禁医疗也十分有趣。例如就祝由咒禁医疗失去官方地位一事而论,一般论者多认为是因祝由咒禁医疗无实际疗效,所以官方取消了此科。然而历代医学文献中确实记载着祝由治法的应用病症,亦对其实际功效给予正面评价,像赵学敏在《本草纲目拾遗?利济十二种总序》中,就载录了切于实用而且有效的祝由方法。而且从《轩辕碑记医学祝由十三科》仍能流传、清代医书《绛雪园古方选注》中仍有祝由、符禁科来看,祝由咒禁医疗始终未曾在传统医疗中消失,至今也还在民间广泛使用,仍保有其威信。

那么为何明清官方(太医院)会取消此科?我认为不可忽略的一个可能的原因,乃是避祸。请看以下文献:

后女福庆公主疾,后有姊颇知医,尝已后危疾,以故出入禁掖。公主药弗效,持道家治病符水入治。后惊曰:「姊宁知宫中禁严,与外间异邪?」令左右藏之;俟帝至,具言其故。帝曰:「此人之常情耳。」后即爇符于帝前。宫禁相传,厌魅之端作矣。……诏废后。……入宫禁中,尝微苦风眩。有宫人自言善符咒,疾良已。太后惊曰:「吾岂敢复闻此语耶!」立命出之。(宋史?后妃传 哲宗昭慈圣献孟皇后)

祝由、咒禁,因为很容易被与巫蛊魇魅之术混为一谈,即使在承认「书禁」具有疗效且纳入官方医疗体系的宋代,宫中使用符咒治病都可能引来祸端。可见后来祝由咒禁科的取消,未必与此无关,而不见得是纯医学的理由。而且,由其恐惧符咒治病之态度,正可发现他们都是深信符咒有效的。

另外,宋代以前的太医署(太医局)除了为皇室官员医疗外,还同时是总管全国的医学教育和医药政令的最高卫生机关。所以宋神宗时(1076)在京师设辨验药材的熟药所,另设二所炮制药材的修合药所,即官办药局的创始。徽宗时(1114)又将熟药所和修合药所改为太平惠民局、和剂局,主要控制全国药品的炮制和买卖,并在各地设药局四十处。药局兼医病,作为官办施药便民的医疗、卖药机构。并整理当时的医学理论与医方,编辑了重要医书《圣济总录》。而明清的太医院却只是专门负责皇室与朝廷的专属医疗单位,虽然也负责医学教育,却是以培育太医院人才为主要目标,与民间的医疗教育和体系并不相关。

「太医院(局/署)」的性质不同,因应宫人贵族对符咒巫蛊的禁忌而改变医疗方式的这个可能性,过往的研究者却未曾关注。

所以我们应该一方面分析各朝代对于祝由咒禁医疗的政策与实际案例,另一方面还应对祝由咒禁医疗失去官方地位的原因进行社会学分析。同理,明清时期,官方及民间对祝由咒禁医疗的态度显然不同,民众对祝由科的社会观感如何、何时会选择这种医疗方式等,亦相当值得讨论。

再者,日本平安时代受到中国道教影响,人们生活皆依阴阳道而行,认为疾病多半是因为恶鬼缠身,或受到诅咒,所以患病时的主要治疗方法是找seng侣和阴阳师念咒驱邪祈福。韩国的传统医疗中亦有咒禁疗法,相信邪魅诅咒。透过观察邻近各国的祝由咒禁传统,一来可以对祝由咒禁医疗的社会理解更加深入,二来亦可探究中国与邻国文化交流的情况。

科学史的探讨,则可以由祝由咒禁医疗的理论观察到中医理论的变化。

祝由、咒禁,开始都是以咒语祝祷形式对鬼神发言,祈使神明助力或鬼怪逃逸,使疾病得以痊愈──这种医疗行为背后的观念,是认为鬼神之作为就是疾病的根本原因。

到了《黄帝内经》的时代,却改以「气」来解释人的病因,《内经灵枢?贼风篇》如此记载:

黄帝曰:「……其毋所遇邪气,又毋怵惕之所志,卒然而病者,其故何也?唯有因鬼神之事乎?」

岐伯曰:「此亦有故。邪留而未发,因而志有所恶,及有所慕,血气内乱,两气相搏。其所从来者微,视之不见,听而不闻,故似鬼神。」

明显是在反驳过去的鬼神害人论,而提出新的「邪气致病说」一说,认为人因感染邪气而生病,要治好病就要靠调经理气。对于植根于鬼神论的祝由疗法,《内经素问.移精变气论》则说:

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

歧伯对曰:「往古人居禽兽之间,动作以避寒、阴居以避暑,内无眷慕之景,外无伸宦之形。此恬淡之世,邪不能深入也。故毒药不能治其内,针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精祝由而已。当今之世不然,忧患缘其内,苦形伤其外……所以小病必甚,大病必死,故祝由不能已也」。

并不直接说鬼神无验所以祝由无效,而说是古人恬淡纯朴,邪气难以入侵,所以靠祝由就可以治病;但后来的人劳心劳力、身体太虚,光靠祝由治不了,得使用汤药针石才能有救。

此后,《黄帝内经》所代表的「调经理气医学论」,取代了古代的鬼神致病论而成为新的医学典范(Paradigm),论中医者皆以《内经》为宗,鬼神论基本上已被舍弃。鬼物致疾说与祝由咒禁疗法虽仍有残存,如中国第一本病因论著作《诸病源候论》,在风病诸证候中收录了《鬼邪候》《鬼魅候》两种,将「鬼魅害人论」吸收进「邪气致病论」的体系中去(卷二)。又卷廿三论《鬼击候》《猝魇候》《魇不寤候》、卷廿四论《风注》《鬼注》、卷廿五论《猫鬼》《野道》,都还是采用鬼物致疾说,但这些却只占整个医学论述体系的很小一部分了。

鬼神说和祝由咒禁疗法之所以仍能留存在医学传统中,一大理由是医学发展与道教关系密不可分。早期着名医家,如葛洪、陶弘景、孙思邈等人都是道士,批注《黄帝内经》的王冰也是个道士。道教本身即有鬼神说,与祝由咒禁理论相通,而祝由咒禁所使用的禹步、存思、喷噀等术仪亦与道教修炼相关,加上道士专业之一就是画符驱邪治病,以致祝由咒禁疗法成为道教传统之一,仍广泛留存在以「道医」为主体的医疗体系中。

宋元以后,「儒医」的观念开始兴起,医学理论又逐渐被用儒家理学改写。如元朝的朱震亨《格致余论》,自序谓:「古人以医为吾儒格物致知之一事,故名其篇目格致余论,未知其果是否耶?」表面上推源于古人,语意上却看得出是自立新说,故又云:「《素问》载道之书也,词简而义深。去古渐远,衍文错简,仍或有之,故非吾儒不能读」,句句扣紧儒家,将医道纳入儒者事业中来。于是儒医「儒门事亲」的新典范取代了道医「道林养性」的旧典范,旧传统中属于道学的养性、飞炼、辟谷、服食、存思等法,均被屏除于新的医学体系中。与道教关系密切的咒禁祝由医疗在官方医疗体系中失去地位,恐怕亦与此不无关系。

如《儒门事亲》卷一即说:「疟之甚者,则归之怪祟,岂不大可笑耶?《内经》谓拘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何世俗之愚而难化耶?」又指责方士「谬说鬼疾,妄求符箓,神祷辟匿,法外旁寻,以致病人迁延危殆」。朱震亨《格致余论》与《丹溪心法》也都全然不用禁咒、存思、服气、辟榖、符箓诸说了。

另外也有许多是用调经理气论来重新「解释」祝由的,认为祝由的疗效就在于辟邪以归揖正气。如《解围元薮?风癞论》曰:「阴阳神煞,不可渎其无而辟慢之,亦不可信其有而谄媚之,皆惑于偏也。且妖邪之祟,若触犯于人,不过一时之间,岂有终身随而为祸之理?亦因人气血不正,受其邪气而病生焉。若调其气血,清其思虑,则神正而复元,使邪气渐消而安矣。故云燮理阴阳以和元气,大道君子也。医家十三科之内亦有祝由一科,以符水咒诀禳辟邪魅妖氛,而归揖正气。」

因此,从祝由咒禁医疗的兴衰,就可以看出上述医学典范转移的过程。

孔恩(Thomas Kuhn)《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曾将某一科学社群成员共有的信仰、价值、技术、观念所构成整体,能够为这个整体的某一部份提供问题解答或作为常态科学研究中的基础称为典范(Paradigm)。对一个科学社群而言,典范一旦建立,便会以此典范创造出一套特定的思考方式和技术方法,配合工具、训练和教育而形成传统。依循着这个凭着典范建立的传统作为基础进行研究,即为常态科学。

而所谓的科学革命,即是一个新典范取代旧典范过程。由于典范是由理论体系、研究方法和哲学观点所构成的,故典范的改变,必将造成理论、方法与观点的全面变革。两种典范中的问题意识、解决方法、评判标准均截然不同。在两种典范中,观看事物的眼光是全然两样的;两种典范中的人各自采用一套特定的术语,彼此之间无法互相沟通与理解。如以牛顿力学的观点来看亚里士多德物理学,当然是全然的错误。但若是改用亚里士多德典范来看物体运动,亚里士多德物理学的论述就变得十分合理了。

祝由咒禁医疗亦是如此。在鬼神致病论的典范中,祈求神明救治、威胁病魔离去都是合理的治疗方法。然而在邪气致病说的新典范中,造成疾病的「问题」既然不同,解决疾病的「方法」自然也不一样,因应旧典范而产生的祝由咒禁治疗法便不尽适用了。在宋元以后的「儒医」典范中,这种治疗法所依据的典范更不被理解,被称为可笑的「世俗之愚」。到了现代医学,根基于细菌病毒理论建立,在此典范中,祝由咒禁乃至于整个中医理论体系架构均被视为荒诞迷信。

然而,祝由咒禁或中医体系真的是荒诞不经吗?鬼神无形、阴阳难测,用现代医学观点来看的确荒谬愚昧,十分「不科学」。但是这完全忽略了典范之间的不可通约性(incommensurability),一旦回归到祝由咒禁或中医体系的典范中,便自有其清晰严谨而「合理」的理论规则了。研究祝由医疗,正因此可以令我们重新思考这科学革命的结构问题。

除了医学史的探讨之外,祝由咒禁医疗在现代科学中也不是不能研究的。台湾fo光大学学者宋光宇等人曾参考日本人的研究,进行「水实验」,测试美言或恶言对于水结晶体的影响,尝试用物理学声波的原理去解释。这类的实验至今争议仍然很多,但语言对物体的影响,本来就是个大问题;祝由咒禁医疗能够至今仍流行于民间,以心理疗法、精神安慰剂等说法来解释,似乎仍不足以说明,其背后是有否更深的科学原理,可能也值得加以探究。

基于以上之考虑,本研究希望能对祝由咒禁医疗的探讨提供较有深度之讨论。

声明: 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注重分享,被刊用文章因无法核实真实出处,未能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或有版权异议的,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立即处理,本站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通知我们(管理员邮箱:15053971836@139.com),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谢谢!

推荐文章
《易经》:读懂这三句话,人生没有怨言
2023-10-09
《易经》:读懂这三句话,人生没有怨言
《北京白云观庆贺上元九炁赐福天官圣诞》祈福法会通知
2023-10-10
《北京白云观庆贺上元九炁赐福天官圣诞》祈福法会通知
《西游记》暗藏道家修炼的天机
2023-10-11
《西游记》暗藏道家修炼的天机
【视频】李信军道长《中华诗词》系列讲座第五课——诗仙李白
2023-10-10
【视频】李信军道长《中华诗词》系列讲座第五课——诗仙李白
牛年12生肖适合靠什么翻身,机遇来啦!
2023-10-09
牛年12生肖适合靠什么翻身,机遇来啦!
【文星高照金榜题名】北京白云观为全国高考学子祈福
2023-10-10
【文星高照金榜题名】北京白云观为全国高考学子祈福
腹泻、牙痛、便秘、反复感冒的中医“方子”,一味药就灵!
2023-10-09
腹泻、牙痛、便秘、反复感冒的中医“方子”,一味药就灵!
图文速报|嗣汉天师府庚子年腊月廿三拜太岁法会圆满结束
2023-10-10
图文速报|嗣汉天师府庚子年腊月廿三拜太岁法会圆满结束
每天都在学“养生”,为何健康还是得不到改善?
2023-10-10
每天都在学“养生”,为何健康还是得不到改善?
青牛西出,紫气东来:《太上老君年谱要略》
2023-10-09
青牛西出,紫气东来:《太上老君年谱要略》